风千_方向判定中

超蝙,盾铁。
你好,我是风千。
可以陪我玩吗?

【盾铁】long way[上]

*这是暂时还纯洁的pwp,一个无脑的故事。

 

*送给你们的百粉肉,不知不觉我居然也有了这么多粉丝,这是以前不敢想的事情,在这儿谢谢你们,也正是因为你们,我才有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

 

*hail stony!

 

 

Loki他有天,使了个坏,然后故事就开始了。

 

 

 

今天Steve有点郁闷。

 

鬼知道为什么一个简单的任务还需要钦点他去做——

 

Nick要求他毫发无损的从公园带回来一个根本不听话的小朋友并送还给他的妈妈,而这基本上就耗费了他一整天的功夫!

 

所以现在的神盾局都是吃干饭的吗?这小孩子又不是什么外星来的寄生虫!

 

好吧,不得不承认,即使是拥有四倍克制力的captain America,也被那个小孩子的顽皮气得不行,可他还不想让明天的新闻头条变成什么《美国队长当街吊打八岁幼儿》之类的奇怪玩意儿,tony一定会笑死他的。

 

不过那个小孩子好像真的有点儿眼熟,当然不是说他像某个外星寄生虫。

 

Steve在车库停了车,走到大厦门口甩了甩胳膊,长吁口气放松了会儿——他通常都不会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带回家里,而jarvis则给他打开门,一言不发。

 

Steve走进去,他发现情况不太对劲,“jarvis?”客厅太安静,又太黑,这很不像大厦正常的样子。“为什么没开灯?”

 

“…….”Jarvis依旧沉默着,但又贴心的给他打开了灯,Steve站在客厅中央,盾牌握在手里往四周环望:“hello?没有人在吗?”

 

……这真是傻透了,Steve愣了愣,心想,也许他们几个约好了出去玩一会,或者各自出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内战之后即使他还是被默认的复仇者领导人,可他也不会再有什么权利掌握每一个人的行踪,毕竟那种事发生后大家还能在一起本身就是极其难得的事情。

 

他肩膀有点挫败的耷拉下来,以jarvis后来的描述来说,这看来就像一个被打垮的俘虏兵,不过谁能打的垮美国队长?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所以他很快挺直了脊背,走到沙发旁把盾牌放下。

 

趁着他们还没回来,或许做一顿晚饭是不错的主意,要知道他今天一整天可什么都没吃,除了被那个小孩子强行喂进去的一颗糖。

 

 

直到他在水池边洗好了一把生菜,他才发现有些安静的过了头:“jarvis?”他从架子上拽了块毛巾擦擦手“你被tony静音了吗?”

 

Stark家的人工智能一向都是最优秀的,他们具有比人类更加强大的、对于当下实况的分析能力,所以他大概思考了一秒钟,或者更短:

 

“并没有,尊敬的MR.Rogers,晚上好….”

 

“……jarvis?你怎么了?”Steve偏偏头,有点疑惑的望着天花板,jarvis很少会用犹豫的语调与他们其中的任何人对话,这让他的心里莫名的有了种不安的感觉。

 

“事实上sir一直都在大厦中,在卧室里,但是他的情况并不是很好,扫描显示他的身体中了种特殊的药物,sir不允许我将情况告知给您,就在为您开门的几分钟前,MR.Loki刚刚离开,但是我认为现在除了——”

 

Steve人生中的第一次、不礼貌的没有听他把话说完。

 

 

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如擂鼓般击打着自己的胸腔,他太大意了。

 

Jarvis的话就像一跟长长的针把他扎醒,他终于明白那个让人讨厌的小孩子看起来为什么那么熟悉,即使是长相改变了,但是他的神态绝对不会有任何变化,永远拥有一副高傲轻狂神态的!除去Loki还能有谁?

 

他的四倍镇定失去了作用,他跌跌撞撞的冲向楼梯,电梯就在一旁,可是他好像完全熟视无睹,他开始慌张了。

 

邪神对tony的怨恨不是一时半刻了!什么任务根本就是一场调虎离山!神盾再怎么没谱,也不会让超级英雄做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早该想到的!他深深地自责着,他应该先找到他的!

 

该死的,Loki,操。

 

Tony咬牙切齿的在心里痛骂着。

 

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哪怕曾经风流如他,开玩笑,他敢说他睡过的女人能组成九头蛇的一只小分队,即使有时候不小心中招被人下个药也顶多是找个女人滚上几次,解决的干干净净。

 

他当然知道Steve进了大厦,灯也是他要求jarvis关上的。

 

他软软的靠在浴缸里,十指无力的扶着光洁的瓷砖,任凭冷水从他的头发上成股流下,他很冷,可身体里还是不停泛出的一波波燥热,这两重感觉快把他压垮了。

 

现在他只希望Steve赶紧忙完了遵守他的生物钟去睡觉——他一点儿也不希望被他看到现在自己的样子。

 

他紧紧闭了闭眼睛,熬过身体内部新一波的情热,前面硬的像石头,零下的水对他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他想,太好了,他现在还有理智辨别水温。

 

他还有心情打趣一下自己!tony简直要苦笑出来了。

 

“tony?你在里面吗?”还伴随着一阵急促的砸门声。

 

“fuck???jarvis!你个叛徒!”tony被狠狠吓了一跳,连声音都不自觉加大一分,但他的声线已经被欲望侵染的沙哑不堪,像被砂砾磨过千百万遍,却足以让屋外的人听得一清二楚,“我说过不要告诉他!”

 

“tony你还好吗?…我的上帝!?你在干什么!”

 

这下完了,生无可恋的又一次闭上了眼。

 

Steve看到了一个浑身赤裸着的tony。

 

但他仅仅震惊了一秒,注意到tony脸上不正常的红色,感觉太虚弱了,这不对,他快步冲上去,一只手扣在后背,另一只手穿过膝盖,不怎么费力就从水里把他捞上来。

 

他的皮肤被冰冷的水和火热的身体激出一层鸡皮疙瘩,他只能努力逼迫自己忽视怀里触感极好的身体和他某个硬挺着的、惹眼的东西,硬着头皮去直视tony的眼睛,下一秒他就为自己的这个行为感到后悔。

 

Tony大大的、被欲望笼罩的雾蒙蒙的眼睛同样望着他。

 

Steve感觉自己的脸腾地一下烧了起来。

 

“t…tony…这,这是Loki干的?”

 

“……显而易见,cap。”他轻喘着,把头移向一边,这让他觉得羞耻。

 

“……”

 

“所以…cap,你没必要把我带出来的”没有人会喜欢在这种时候被另一个人抱着站在床边的。

 

“嗯?我很抱歉,不我是说,你会感冒的。”

 

“这个时候谁还会在意……唔……Steve听我的…….请你先出去……再帮我随便找个谁……快点!”又一股更加剧烈的热浪扑过来,这次他感觉自己要被烧着了。

 

“不行!”Steve有些生气,眉头蹙成了一团,他把tony放回床上,狠狠地盯着他,tony忍着内心的欲望,有点莫名的看着他,不自觉后背一阵发凉。

  

“……你喜欢我吗?”Steve盯着他,蓝色眸子里满满的认真。

 

“什么?…….不行….Steve,只有你不行…..你和我…不是一类人…你……”

 

Tony听懂了,他开始慌乱起来。

 

他可是美国队长。

 

这可是,他一直喜欢着人。

 

tony不希望在这种情况下与他上床,如果被下药的那个人是美国队长那样还好得多,即使是在下面自己大不了就是一笑而过,stark本身就是风流,帮助自己的队友度过难关又有什么不对?

 

他不希望有人用道德和传统的观念束缚住他,特别是有一天这个人成为自己。

 

tony暗恋Steve,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也许是从Howard第一次念起captain的名号时,他记不清了,stark向来敢想敢做,而他唯一不敢的,就是向任何人表露出哪怕一丁点对于他的爱意。

 

能和他做朋友,是tony认为最幸运的事,现在这一切都要被自己毁了。

 

tony睁开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眼神里透露出的绝望让Steve心疼不已。

 

但是他看的懂。

 

Steve低下头,吻了他。

 

他轻咬他的唇,像是对待一件华丽的易碎品。

 

Steve感受到他的错愕,舌尖温柔抵住他的牙关,也不深入,只是不停吸吮他的唇瓣,直到tony因为开始窒息而微微挣扎起来。

 

Tony仿佛被他吓到了,他喘着粗气,直愣愣的盯着Steve,光裸的胳膊还搭在他背上。

 

于是Steve收紧手臂抱住了他,用尽了温柔。

 

“没有什么是不一样的tony,我爱你。”

 

“你爱我吗。”

 

 

 

 

 

 =========================tbc=========================

 放上点儿下的预告x

 

 

 

“操你的,Steve,闭嘴!”tony喘着粗气,一只手暴躁的撕扯着他的衬衫,手指颤抖的揪着最上方的纽扣不放,再焦躁抖得又怎么也解不开。“如果你现在再敢对我说这个词,我发誓,我马上、立刻会让jarvis把你扔出我家!”

 

Steve闷声笑了一下,他腾出手来,一把握住tony那只蹂躏他衣领的手,向上拉去按在一旁,tony浑身早就软的像摊泥,他俯下身子凑到他的耳畔,特意压低了声线,这让他听起来性感的不行:

 

“可是现在你还需要我。”

 

 

===================================================================

感谢您能看到这里......感谢您.....请您给我点必要的意见和建议......我由衷的感谢您......我.....去炖肉了....如果您真的吃得下去我炖的肉.....

评论(7)
热度(56)

© 风千_方向判定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