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千_方向判定中

超蝙,盾铁。
你好,我是风千。
可以陪我玩吗?

『蔺靖/楼诚』片刻地老

古代架空,师兄弟梗。

 

 

 

 

1_

 

 

南宋公元1144,绍兴十四年,这一年蔺晨十九岁,萧景琰十七,差了两年月落。

蔺晨年辰虽大,偏偏是个爱闹腾的皮性子,折腾起来那叫个天不怕地不怕,能翻江倒海上蹿下跳谁也不放在眼里。

萧景琰正相反,他虽年幼行事却成熟稳重,办事沉稳内敛,只凭实力沉默寡言,只是伫立于远处静默不动,也有一身融于江海浑然天生的大将风范。

 

萧景琰初入门时自觉得晚于蔺晨入门数月,又依着年岁,理所应当的称了一声师兄,蔺晨多了个师弟自是欢喜的不行,恨不得敲锣打鼓,庆祝个几日几夜。

当然,等两人熟络了以后,萧景琰的这声师兄。悔的他肠子泛青。

说起来倒是奇怪,这两人不仅仅出于同一师门之下,而这脾性差异如此之大的二人,恰恰还是师门中最最相惜的好兄弟,蔺晨闲不下来,总喜欢每月逃出去玩个几日,又美曰其名的称为出门游历,而萧景琰潜心练过功的日子,也便由着蔺晨闹着一日日过了去,好在蔺晨天资聪颖,在外历练的多了,反倒比那些平辈师兄弟还厉害了不少,而萧景琰多于耿直冰冷,外加不会为人处世,立下怨恨无数,杀上门来的,也多是蔺晨偷摸着解决掉了。

2_

 

 

两年后冬至,蔺晨学成正式出师,出师之日自个儿内心明明狂喜的不行,却非要对着萧景琰装作一副愁苦不堪的模样,敬过了师父和其他同门之后,先是拉着他切磋了几招,又站在院里背着光装模作样斜楞着一只眼瞅着天,说,“估摸着又要降雪了,别看现在太阳亮的不行,这样的季节雪也是来的极快的,雪一下,路就不好走了。”

萧景琰接过他的剑替他归鞘握在手心,也就笑笑,说,“师兄这又不是头次离家,避雪的法子自是难不倒你,不过江湖险恶,还望你多加珍重。”

蔺晨一愣,又抿唇不语,他忽的抬眼细细望着面前的人,阳光从屋檐上打下来,

 

 

给俩人的肩头渡了层金色,他的目光从眉眼滑至下颚,到领口那张他出门游历时选来赠他的狐狸披肩,再到他握着剑鞘的,那双极好看的手。

 

 

仔细的仿佛要把面前的这整个人,尽数刻进脑海。

萧景琰忽然觉得这冬日太阳的光线尤为刺眼,他眯着眼,光刺下来,蔺晨的脸颊有些模糊不清,这倏然陌生的光芒令萧景琰浑身说不出的不适。

 

 

片刻,蔺晨释然的勾唇一笑,抬手理好萧景琰打斗时弄乱的衣领,拍拍他的肩,继而又上前一步,双手绕过肩环着他,给了他们一生中第一个拥抱。

萧景琰脑子里登时一片空白,甚至连带身体都忘了该如何反应,垂着双手呆呆的站着,蔺晨像是浑然不觉一般,不复往日的顽劣,细细碎碎却又无比认真的嘱咐着。

 

3_

 

 

萧景琰已经记不太清他到底嘱咐了些什么,回过神来时,蔺晨已经收回手,后退一步极其自然的接过他抬手时紧握着的剑,深深看了他一眼,抱拳依规施了礼,转身踏出门外。

萧景琰有些不及反应,盯着已经空无一人的院门,许久,才压下心里渐渐泛起的不知源头的酸涩,蹙眉不自觉抚着披肩,立于院中良久。

 

 

雪终于降了下来。

 

很多年很多年后,萧景琰垂垂老矣,他看了很多年的雪,等了很多年的人。

 

又是多年,萧景琰凭着一身承袭下来的师门好武艺和越来越成熟内敛的处事风格渐渐接管门派,他虽没有蔺晨八面玲珑,却只依着他的技艺和稳重力压群雄无人不服,而门派中不知何时分出了一小股叛反之徒,暗地里的小动作只增不减,几次闹出大动静,毕竟念在多年同门情谊,他也就当做孩子玩闹,挥挥手放过了。

第二年春至,师父多年前旧伤复发,加上多年来日夜不知疲惫为了门派独自支撑,终是油尽灯枯,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他深知自己大限将至,临终前一日叫来萧景琰密谈,而正是此时,门中几个逆反者他们觉得自己能力够了,应该足够自立门户了。

 

4_

 

 

大战在即,蔺晨像是早有预料,匆忙赶来,唯一做的一件事便是挡在师父房前替他收拾掉了大半群逆徒,萧景琰听闻来者便是心中多年思念之人,按不下心中狂喜奔出门去,一声师兄还未出口,下一秒,触及到的满手黏腻便让他瞬间心惊,他一手搂住他靠在自己怀里慢慢坐下,探头查看,有两道剑痕,贯穿胸腹,他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双臂紧绷用力,想搂紧他又怕碰疼了他。

蔺晨无力的笑笑,抬眼费力的望着他,气若游丝。

萧景琰这次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侧头靠近他。

 

蔺晨嘴微张着凑到耳畔轻呢了几句,还没等到他回应,眼睛闭上,就再也等不到了。

 

 

萧景琰强忍着内心酸涩,缩紧双臂,静静拥着他,像是还了多年以前,那个没来得及交付的拥抱。

他低下头,轻声回应着。

 

 

他觉得,那已经是天荒地老。

后灭门消息不知为何传开,一时震惊江湖。

而江湖本性便是以讹传讹,不明就里的江湖人便把矛头罪责以及怀疑对象全数归于忙着赶回师门的蔺晨一人身上。

当年世人无一不扼腕叹息,不过好在江湖事如潮汐日夜翻新,茶余饭后没几日也淡忘了去,同年,萧景琰忍下悲痛承继师门,却不再接收师父留下的活计,放下一身好武功转手做起了四海贸易学着为人处世,几年后腰缠万贯全数接济了贫民,独身一人归隐深山不知所踪,而为什么独身一人,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一九三八年。

这一年明楼在上海,明诚十岁,相距0.01公里。 

 

 

他终于有机会慢慢还清那个相欠了千百年的,一个真正的,拥抱。

 

 

 

======================================================

感谢您能看到这里,作为一个渣渣很想得到各位大神的指教,哪怕是一点点也好,由衷的感谢您。

 

 

第一次参加六十分并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对的orz@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拥抱

评论(3)
热度(10)

© 风千_方向判定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