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千_方向判定中

超蝙,盾铁。
你好,我是风千。
可以陪我玩吗?

听书【楼诚/现代玄幻au/he】

【这里是一个文笔绝对不够好但依旧顽强的想让他们所有人在平行的世界中好好活着的小文渣】

☆单元剧,现代玄幻AU。

☆这是一个打打怪串串世界顺便谈谈恋爱的小故事。

☆私设如山,ooc如海。

☆设定如有雷同,这是缘分呐,求大大留个QQ号./x

☆小白文笔求文触大大指教!!!!!!【加粗加大】


1_    
                            
  明诚捧着餐盘静悄悄推开里门,见明楼静卧榻上而眠,叹口气不由多想,放下手中食物顺手给盖了件薄衣,这天寒地冻,还是别冻着了好。

 

  新春佳节已至,雪花沸沸扬扬铺遍四处青砖绿瓦,路见人人急于归家,银装素裹一片清冷。

  明楼醒来自会用了那份早膳,无需他担心,想着近来没有线索也是闲来无事,明诚披了件披风,便出了门顺着街道一路行走漫无目的。

  踏着禁城门令的尾声匆匆奔进城来几个过路人,年龄稍大些跑不动的,有周围热心的年轻人帮扶着,他不禁感叹,这个年代,天地虽冷,但人心仍暖。

2_

  慢悠悠散到了长街尽头,他站定,抬头望着牌匾轻声读出上面赤红的字样,惊讶之余细细回想,来此处半年有余竟不知何时在街尾开起了这家小店。

  一叶障目。

  新开的茶馆吗?明诚歪歪脑袋,饶有兴致的望了几眼,遂上前几步推开门。

3_

  进了门便开始四处打量着选定一张靠近楼梯的桃木桌坐定,成熟老练的伙计立即将那块洗的有些发白的抹布搭上肩膀,迎上来弓着腰满面堆笑,明诚随手掏出几粒碎银递去,伙计会意,转身麻利的送来了一壶新泡好的浓茶。

  甚至没来得及抖落披风上一路散落满的细碎雪花,伙计探身立即倒了满满一杯示意明诚暖暖手,接过来捧在手里,滚烫的茶水透过洁白剔透的小小瓷物传达至掌心立刻驱散一身寒意,他不禁惬意的长叹一声,伙计见状也未多言语,客套笑着几步退开。

  大概是因为时辰还早,茶馆里为数不多的人还大多是些来往几城为生计奔波的商人,明诚静坐一会儿才发觉这里似乎比其他地方多了几分说不上的宁静,莫名安心。

  如果等彻底解决了这次的心魔还有时间,就叫他上大哥再来。

  低头抿了一口杯中茶,浓密异常的清香在口腔徐徐绽放,明诚有些惊讶的打开壶盖望着茶壶中剩余的茶叶,细细辨认了半晌才惊觉竟是在这个飘雪季节甚至是这个城镇里都不该出现的竹叶青叶。

  竹叶青叶清醇,饮后仍口有余香,在现代,这本是他最爱的一种。

  还未从一腔清香中缓过神来,方才一直空旷无人的柜台,竟不知何时那里竟多了一人。
 

4_

  以明诚的资质竟完全未发现他的气息,这驱魔者与生俱来的感应让他心里顿时警铃大作。

  那人身着一袭紫袍悠然自得的半卧在钱柜后面的红漆黑纹椅上背对着他,一头长发披散在身后如水般华润,右手搁置在柜台随心一搭,微曲着指尖带着节奏一下下轻叩桌面,左手托着腮侧头放空似的分毫不动,侧影来看姣好的面容被过长又随性撇至一侧的刘海遮住近半张之多,低垂着的眼眸被窗外晨光映着竟有盛着莫名说不出的孤寂。

  在现代还没赶来之前,心魔资料翻阅的烂熟于心,这年代修仙之法盛行,路途中见因仙缘甚浅的死无全尸也不是什么异事,当然,能有些造诣的改变了自己命数跳脱轮回的也不在少数。

  或许是察觉到他的目光还是毫无收敛之意,那袭紫衫终于憋不住猛的转头抬眸回视,明诚趁着空隙立即低头有些慌乱的捧着茶杯,试图自欺欺人的躲避那道紧跟着窥探过来的视线如坐针毡。

  茶杯里花茶随着时间流逝一点点失了温度,失神间那抹紫色已离了座位缓步走来,愣愣的举着茶杯定格盯着那抹修长的身影在们站定。

5_

  好吧,大意了。明诚紧珉唇,这腾空而出的茶楼本身就是疑点,早上本想着出门随意逛逛,甚至连基本的驱魔符都没带在身上,这要是真碰上了……他最后只得硬着头皮抬起头与他对视,这一抬头,吓得他头皮一阵发麻。

  他看到了张明楼的脸。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纯小白为磨砺文笔,好久前的脑洞终于下决心码出来。
 
愿平行的世界,明家,楼诚以及所有人,不再忍受战火纷扰,一世无忧。

评论(2)
热度(6)

© 风千_方向判定中 | Powered by LOFTER